点击关闭

老师学校-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一(7)班学生 袁子晨: 我心里很不确定-乌海新闻

  • 时间:

漫威首位华裔英雄

南京外國語學校的物業負責人 羅玉美: 是我們南外的孩子一直在堅持為安徽那邊地區的孩子支教,每次去支教,不光是孩子,還有家長的陪同,每一次都會帶去食品、衣服,還有書籍等,所以老人非常感動。

這些留守兒童被激發出學習英語的興趣之後,他們的進步讓「星星助學社」的學生們十分興奮,大家看到了自己的價值,享受着幫助別人的快樂感覺。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袁子晨: 我一開始就覺得這個名字挺樸實的,有一句話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覺得公益也是這個道理。可能一個人的力量很微弱,但是很多人的力量,我覺得它就是很強大的。雖然我們現在其實也就是十來個人小團隊,我不可以說它有什麼燎原之勢,但是它是一份我心裏的期待吧。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袁子晨: 其實一開始我做這件事情目的,希望鍛煉一下自己的能力。

南京外國語學校的物業負責人羅玉美,當時接待了這位突然到訪的老人。老人自稱叫葉連平,是安徽省和縣卜陳村一名退休的鄉村教師,他還帶着一面早已做好的錦旗。

葉連平老人並不知道幾位支教學生的具體名字,學校當時正在進行階段考試,短時間內無法核實情況,羅玉美當時請老人到會議室坐一坐。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袁子晨: 我們這些同學也會(上)高二,然後會畢業,所以我希望能夠吸收一些學弟學妹的力量,因為我覺得這個項目如果能夠傳承下去,它就能感化更多的人,所以這是我的一份小希望。

過了暑假,「星星助學社」學生們即將升入高二,未來的學業會更加繁重,但他們決心要把支教的事業堅持下去。一面意外的錦旗,讓這個溫暖的故事流傳開來。暑假前,高一(7)班又有40多位學生報名要加入「星星助學社」。星星之火,已經燎原;星星之光,也將更加閃亮。

「星星之火」點亮愛與希望有了葉連平老人的送錦旗,孩子們秘密支教的事兒才被發現。而秘密被發現的同時,更多人也知道了葉連平老人19年的默默堅守。

每次去支教,小老師們都會帶去食品、書籍、文具,上課認真的孩子就可以得到小獎勵,這是他們制服小頑童的另一個絕招。

原來,這位葉連平老人已經91歲高齡了,是安徽省和縣卜陳初中的退休教師,2000年老人將自己30多平方米的房間收拾出來,創辦留守兒童之家,不收分文為鄉村的孩子輔導英語。20年來,葉連平老人的留守兒童之家共輔導兒童1000餘名,他先後被評為「中國好人」、「全國德育先進個人」。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葉行之: 如果是下周六支教的話,我們(下)周一就要準備了。比如說我教語法的,我需要把這一部分語法先自己吃透,小學的語法我們有時候忘的比較多了,上網要查很多資料,備課,並且要自己出題目。而且去的話,(周六)上午就要出發,中午下午上兩三個小時的課,再到南京回來已經很晚了,已經要吃晚飯了,回來之後我就累得直接睡著了。

從最初的「鍛煉自己」到後來的堅持不懈。讓我們看到了這些「小星星」雖然年齡小,但卻心有大愛。更讓我們感受到了如今「學霸」氣質孩子們的追求,不單僅僅是分數,還有他們心中自己篤定的「社會責任」,這是多有意義的「社會實踐」。我們希望他們的正能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葉老送了面錦旗給支教的學生,而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學生心裏的一面旗幟呢。現在這面旗幟的周圍匯聚了越來越多志願支教的小星星,鄭智化唱「星星點燈,照亮我的前程,用一點光,溫暖孩子的心」,這些小星星的光芒照亮了留守兒童的世界,也照亮了自己的心靈。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陳涵之: 我媽媽是比較擔心交通上的問題和一些安全的問題,之前沒有中學生團隊(到那裡)進行過相似的支教活動。第一次去因為我媽媽不放心,所以她甚至是跟着我去的。

做公益,貴在堅持,難也在堅持。他們輪流去安徽教授英語,每周上完課後都會認真地寫下一篇總結,寫明課程進度和孩子們的表現,交給下一周支教的同學,讓課程無縫對接。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袁子晨: 我心裏很不確定,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能不能成功。當時我一個人,我害怕我可能堅持不了,因為我覺得,你看這些同學大家都那麼忙,我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去做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家長同意去做這件事情,然後再加上交通,包括備課,前前後後有很多事務需要協調。

南京外國語學校的物業負責人 羅玉美: 他說不行不行,我還要趕回去上課。然後我就代學校把這面錦旗收下來了。等他們走了,我就趕緊拿手機搜了一下,他的一些事迹就全部都能夠全部看到,當時我們在座的同事都非常激動!

為了減輕父母的擔憂,「星星助學社」的同學們紛紛保證,大家會排班輪流去安徽支教,並且更高效率地安排學習時間,肯定不影響學業。「星星助學社」內部也制定了規則,如果誰臨時有學習上的事要請假,必須提前找好一個人來替補,支教的課程不能出現斷檔。11個學生去安徽支教整整一個學期,如果不是葉連平老人趕來送錦旗,學校和老師竟然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為了搞定這些小頑童,星星助學社的成員們發揮集體智慧,在教學時安排出一些遊戲的環節,減少枯燥的照本宣科,讓調皮的男孩們有機會釋放天性,自然而然中參与到課堂當中來。

美好的願望總是會面臨現實的考驗。支教活動正式開始以後,一些困難逐漸顯現出來。從南京到安徽和縣來回有130多公里,這些支教小老師自己還是孩子,安全是個大問題。

究竟是哪些學生悄悄地去安徽支教,讓葉連平老人專程趕到南京來送錦旗呢?高一(7)班的班主任姚樹義突然想起了一個線索。

袁子晨悄悄把支教的想法告訴了幾個要好的朋友,大家都挺感興趣。孩子們就此成立了一個自己的團隊——「星星助學社」。「星星助學社」一開始是四個人參加,後來逐漸發展到11個人,其中還包括一位芬蘭籍的學生。

姚老師在班級的家長群里發信息求證,很快有家長回應了。今年開學以來,高一(7)班的11名同學每周六都趕往安徽和縣支教,女生袁子晨是這個公益活動的發起和組織人。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陳涵之: 當時對留守兒童的概念也就是停留于電視上,好象常常有人給他們送送救助物資之類的,但是當我真正走近他們的時候,我會發現他們像我們一樣可愛,男孩子也有調皮的一面,有些男孩子就已經了解到這些城裡的小老師,他們原來沒有葉老師那麼有威懾力。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葉行之: 這個真的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女生都是非常聽話愛學習的,男生大部分都是比較皮,跟我小時候一樣。

經過幾個月來的接觸,這些城市的高中生們對農村留守兒童有了與以往不一樣的認識。在他們之前的印象中,留守兒童一般性格都比較內向,比較聽話。可實際接觸了才知道,這些孩子也是一群調皮的小精靈。

後來,幾位學生家長承擔了接送的工作。相比通勤問題,佔用學習時間更讓父母焦慮。尤其在南京外國語學校這樣一個尖子生雲集的地方,學生們都是分秒必爭,時間排得滿滿的。

九旬老人送來「無主錦旗」前不久,南京外國語學校門前來了一位90多歲的老人,老人帶着一面錦旗,說要送給這所學校的幾位學生,卻又說不知道學生的具體姓名和班級。這位老人是什麼來歷,為什麼要給學生送錦旗,孩子們做了什麼呢?這一連串的問號,即將引出11名學生幾個月來的「秘密」。

留守兒童之家的考察改變了袁子晨的想法,"鍛煉自己"變得不再重要,她現在一心想把支教做好。袁子晨知道,教授英語是一個需要長期堅持的事業,自己一人來做不現實,必須邀請同學們一起做。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袁子晨: 當時我在管理這個方面的時候,其實也是遇到過很多矛盾,因為有些同學可能突然有一個事情,比如說有一個什麼比賽,他說我去不了了,這個時候就有一個人員的空缺,臨時去找人又很麻煩。

袁子晨通過南京一家公益組織的牽線,來到卜陳留守兒童之家聯繫支教事宜。在接觸葉連平老人和留守兒童的第一天,她的心靈就受到了震撼。當時我進入到那個教室,我看到那些孩子們的眼神,看到葉老師精神飽滿在講台上面講課,其實我內心有一種震撼,同時我也感受到我肩膀上有一份責任。葉老師堅持了那麼多年,我可能沒有發揮葉老師那麼大的作用,但是我非常想去儘力幫助他們。

11名中學生 克服困難堅持支教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班主任 姚樹義: 他們是整個一學期,每周六下午堅持,不管是期中考試期末考試,再忙,他們都會趕過去給學生那些孩子上課。整個支教的活動,他們的計劃排得特別細,就是我這學期要教哪些內容,什麼樣的教材,每個階段性我要傳授哪些知識點?我看了他們備課的筆記,真的非常的細緻,就像我們老師備課一樣。

設計趣味課程 發現「點點繁星」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的班主任 姚樹義: 因為有一個學生在自己的隨筆裏面寫過有一次他到安徽和縣大概是一個民工子弟學校或者留守兒童學生做支教的事,但是哪個學生寫的呢,大概過了有一個多月了,我想不起來了。

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一(7)班學生 陳涵之: 在我看來,這些留守兒童其實他們就像一顆一顆的星星,他們隱藏在夜幕當中,如果沒有人特意的去關注他們,他們可能就在月亮旁邊黯然失色了,但是當我們真正去關注他們每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發現,他們原來都是獨一無二的。

今日关键词:周一围带女儿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