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多-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中国的资本市场对于退出-定陶新闻

  • 时间:

台军被爆简直直销

主持人:謝謝,我們希望在中歐、中英、中美、中日,包括和東南亞,整個資本市場的對接合作方面,一個權衡全面的發展,中國人和全世界是朋友,我們也希望全世界把中國當成朋友,一起來做。

竺稼

第二個原因就是為什麼PE/VC能夠參与很多事情?PE/VC其實本身在後面也起一個相當大的中介作用,每一個PE基金、VC基金後面有大量的投資人,往往以機構投資人為主,也有一些高凈值投資人。大家講到財富管理,其實財富管理的PE/VC,剛才光講到資本形成在投資的層面,實際上在財富管理層面,PE/VC也是中間非常重要的參与方。

第二點,中國市場到今天還沒有過直接用來上市實現退出的,但是我們在中國做過兩個項目,在退出過程中,退給了A股上市的公司,在這裏我自己覺得也有很多體會,這個體會我覺得在監管上面,仍然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而且是一個在退出問題上跟很多世界其它市場有更多限制和約束,我的建議,我希望隨着中國資本市場的進一步發展,隨着機制的進一步完善,這些方面,現有的壁壘、障礙能夠得到突破,使得二級市場也能夠成為更好地,活躍于整個資本市場的,提供更大的助力。

竺稼:我在貝恩資本負責亞洲業務,是1984年設立與美國的全球性的另類資產管理公司,有私募基金、債務基金、上市公司的二級市場股票基金等等,現在管理的基金有一千多億美元的規模。我這裏集中介紹一下亞洲,在過去十幾年時間里,我們在中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韓國和新加坡一共投資了四十多個公司,一共投過一百多億美元的股權投資,在整個投資過程中,也參与了不同國家的資本市場,我們投資的公司就在日本、澳洲、印度、韓國都有上市。我們投資的中國市場,沒有做過一個在A股市場上直接上市的項目,只是做過在港股市場和美國市場上市的項目。我在這裏講三點體會:

第三個點,我們現在看到很多中國的資本市場對於退出,對於上市公司的很多管理,我自己覺得有一個很集中的問題,這個問題是什麼?我們可以理解到監管者的目標,他關心和擔憂的問題是什麼?公司制度的問題,因為擔心公司治理的問題,所以對上市公司大股東有很多的限制和要求。我自己認為這些方面應該通過,我自己喜歡說兩點之間最短距離是直線,監管為了解決問題,設立了一個繞彎治理的辦法。我希望通過對上市公司公司治理要求的制度化、完整化去改變,不要管股東,而是管公司。這裏不多說,待會兒有時間會進一步論述。

竺稼:資本市場是一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有一級市場,有二級市場,一級市場是非公開的市場,在過去這些年,PE/VC在中國資本形成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新企業成長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PE/VC為什麼願意做這個事情,為什麼能做這個事情?我覺得有三個主要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為跟二級市場不太一樣,在一級市場,大家在做很多投資的時候,實際上有很多對於企業的盡職調查,和對企業的了解,對企業管理、運營參与的機制。我們也可以看到很多BC的公司,在投早期創業的企業,往往擁有董事會的席位,往往在創業組建當中發揮更大的作用。PE公司參与在後期,往往在企業中占控股的地位。包括我們投資的企業,大部分也是控股企業。因為你對企業的了解更多,對企業的參与度更多,所以對風險的判斷能力更強,對風險的承受能力也就更強。

第一點,資本市場和直接投資,資本市場是二級市場,和一級市場有非常緊密的互動關係。二級市場的活躍,二級市場制度的健全對一級市場的投資,也是有非常大的促進作用。一級市場的投資在很多情況下,是在二級市場實現退出的。二級市場的作用不是給企業有了新的資本來源,也給已有資金提供退出機制。

在第二日的會議進程中,貝恩投資私募股權(亞洲)有限責任公司董事總經理竺稼在全體大會「資本市場制度創新與突破」上發表演講。以下為講話全文:

第三個,PE/VC因為有比較長的經驗,有比較耐心的資本,因為PE/VC,咱們都知道每一個基因都有一個生命周期,往往是有十年以上的生命周期,所以它在整個的投資進入和退出的時間段上,可以耐心比較大,可以時間比較長一些。這個時候跟直接參与二級市場的人有一定的不同,因為有這些不一樣的地方,所以PE/VC這些行業,往往能夠在對於行業的理解上,對行業經營管理能力的掌控上面,有一定的優勢。比如說貝恩資本在中國做的大部分項目是控股項目,在控股時候,要有能力給這些企業帶來新的管理理念和管理人才,這些事情都要能做。這樣使得我們在整個參与過程中參与度更多一些。我自己覺得今後如果PE/VC在中國要有進一步的發展,我自己覺得,在世界上每一個市場,在參与過程中,都是給當地經濟帶來很大的推動作用。以後在中國PE/VC的進一步參与,也會給中國經濟帶來更好的動力和助力,也會給中國企業帶來更大的活力。這是我自己堅信的。

竺稼:資本市場的國際化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個方面的含義就是中國的企業能夠到國際市場上去融資,然後中國的證券機構能夠參与到其它的資本市場的運作,這是兩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其實是中國本身的資本市場,怎麼樣讓更多的國際機構,國際企業來參与,今天大家講到的比較多的都是外國的機構,到中國來投資,而中國的機構投資到外國,在這個資本市場上是比較少的事情。過去這幾年,我們已經看到越來越多國際的資本要到中國市場來融資,中國的資本量已經是很大的量,所以講到開放的時候,實際上我覺得,為什麼美國投行做得大?因為美國本身的資本市場大,本身的資本量大,所以有很多國際公司要到美國融資。這時候給美國投行,給了美國證券公司到各個國家發展業務的機會。中國的資本量現在已經非常大了,現在已經有,今後會有更多國際企業到中國來融資,這會給中國的證券機構走向國際化提供非常好的機遇。

和訊網消息 2019年中國財富論壇于本月6日至7日在青島舉行,本次論壇圍繞「財富助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這一主題展開,論壇由青島市人民政府主辦,《財經》(博客,微博)、《財經》智庫承辦,和訊網作為特邀媒體全程直播。

我所在的雲月控股是一家全球知名的PE公司,但是我們比較專註,我們專註于消費行業,用全球的錢來投中國。我想借這個機會想請教一下竺稼先生,如何在PE/VC加大在中國的投融資力度,資本市場應該給我們什麼的政策呢?

今日关键词:少先队建队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