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利润-苯乙烯行业的理论成本水平不断抬高-新闻纪实

                                • 时间:

                                王一博等赵丽颖

                                另外,苯乙烯三大下游利潤水平收縮也是重要條件之一。在當前國內苯乙烯生產裝置中,有很大一部分裝置配備有對應的下游裝置。從整條苯乙烯產業鏈利潤分佈的情況上看,行業的利潤當前只是從苯乙烯生產環節轉移到了下游環節,對於擁有配套下游裝置的企業,整體盈利能力並沒有減弱多少,作為對成本水平的補充,我們建議投資者同時還需要關注下游的利潤情況。

                                通過分析,我們對行業減產已經到來的言論抱懷疑態度。首先,從檢修裝置的行為判斷,其對於重啟的態度相對比較積極,因此我們推斷人為操縱減負的可能性不大。近期檢修的裝置中,青島海灣和天津大沽實際檢修天數只在3天左右,安徽昊源檢修時間為1周,東昊裝置略長在15天左右。尤其是其中青島海灣裝置還出現了提前復產的現象。對於廠家而言,短時間內的頻繁切換開停車狀態並不經濟,很難認為是廠家主動所為。另外,從生產利潤的角度也很難認為減產點已到來。用理論方式計算的生產利潤確實已經出現虧損,但當前價格還遠在現金流成本水平之上。最後,實際開工情況也能佐證行業規模的減產並未到來:自12月中上旬后都未有其他裝置進入檢修,同期的開工也穩中上升。然而,利潤長時間維持在理論成本水平之下也是不可持續的,不排除部分不具有成本優勢的裝置會迫於經營壓力選擇逐漸減負。既然如此,那麼行業規模的減產在什麼時候可能會來臨呢?

                                綜合來看,可以認為當苯乙烯價格在成本區間內快速下跌並突破下軌,同時下游利潤情況也逐漸走弱之時,預計減產點就會大概率出現。

                                行業規模的減產出現我們認為需要具備三個條件。首先,價格需要測試重要成本水平。目前理論狀態利潤已經跌至盈虧平衡線下而行業開工率仍然維持在比較高的水平上。這是否就意味着我們無法根據成本線去判斷減產位置的存在呢?我們認為未必,一方面,理論成本的計算中已經包含了企業加工費的部分,另外,也包括了類似產品折舊一類的非現金成本。根據經濟學理論,只要當前價格能夠覆蓋變動成本部分,企業仍然會選擇在當前價格上生產競爭。因此我們在關注理論狀態利潤的同時,也要關注苯乙烯的現金流成本,類似於主流的成本計算公式,現金流成本也主要受上游純苯和乙烯價格的影響。一般情況下,現金流成本會比完全成本低400-600元/噸左右。以當前價格數據進行計算,現金流成本預計在6800元/噸-7000元/噸之間。

                                12月以來,苯乙烯行業的理論成本水平不斷抬高,對應的生產利潤不斷走弱,之前接連出現的裝置檢修以及近期連續兩套裝置宣布延長檢修是否意味着行業內的減產已經拉開序幕了呢?

                                最後,我們通過對歷史上開工與利潤關係的分析,發現利潤的變化速度會對行業的開工和減產有一定的預警作用。當利潤以較快的速度向下變化時,很可能就會在之後伴隨明顯的開工率下行。

                                今日关键词:郭艾伦韩德君缺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