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发展的中国方案及浙江样本-永城新闻网

  • 时间:

萧敬腾当天气主播

迄今,浙江累計消除垃圾河6500公里、黑臭河5100公里,全面消除劣五類水質斷面。

「考慮來考慮去,下決心搬掉這家企業!」管委會主任何美華對記者說,「新區產業結構要繼續優化調整,我們對幾百家企業制定了分階段關停計劃,把生態環境放在第一位。」

「大家暢所欲言,激烈辯論,可以拍桌子。」奉化分局局長徐軍說,「每次活動中,參加議事人員還會對生態環境部門工作作風、工作效能,進行『背靠背』評議。」最近,奉化生態環境議事廳被生態環境部評為十佳公眾參与案例,寧波市生態環境局在全市推廣這一做法。

「我們公司,環保局有人!」以往,寧波市奉化區一些企業找環評公司諮詢時,常聽到這樣的說法。隨之而來的,是「黑咕隆咚」的報價。

從犧牲綠水青山換取金山銀山,到追求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再到認清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演奏這首「綠色變奏曲」的,又何止是余村!

位於長興縣的這個區域,多年開礦採石,礦坑遍地,十多年前採礦被徹底叫停。2010年,太湖圖影旅遊度假區管委會成立,到2015年,落地的項目只有兩個。「談了一兩百個項目,但完全符合『兩山』理念的很少。」管委會主任成仁貴說,「我們一直在找,很着急!」

清新政風撲面來為美麗浙江建設提供有力保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為什麼能夠在浙江生根見效?

奉化從2017年開始開展生態環境議事廳活動,搭建政商議事平台,針對群眾關心的熱點環境問題、企業關注的環保管理難題,由環保部門牽頭,企業、部門、鎮(街道)、社會組織、群眾共同參与。

面對困難,浙江既着力當前,又着眼長遠,持續開展轉型升級攻堅戰,產業和產品不斷從低端邁向中高端。

十多年來,浙江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樹立並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走出了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

「我們堅持修復生態,整治環境,開辦農家樂,推出河道漂流,發展觀光農業。」一見面,安吉縣委黨校校委委員、原村黨支部書記潘文革就興奮地對記者說,「全村人均年收入已經達到了4.4萬多元。」

浙江省委、省政府始終高舉綠色發展「指揮棒」:「抓經濟增長,必須處理好當前和長遠的關係。從可持續發展看,做好『裡子』尤為重要。美,不能只體現在面子上,我們要『由里往外』美。」

關停水泥廠、造紙廠,推動漁民上岸居住,建設污水處理設施,綜合治理岸線……湖州近年來投入巨資,實施多項保護工程,如今,南太湖水質顯著改善,常年保持在三類。

沒想到,市、縣領導卻氣定神閑:「留白增綠,也是發展。你們就一心一意把生態環境做好,項目會有的!」

保護優先,帶來了治理開發協調並進——

浙江決定,對淳安等26個原欠發達縣,不再考核GDP總量,着力考核生態環境保護。各級領導幹部扭轉了「唯GDP」的發展觀、政績觀——生態環境就是實打實的民生,發展經濟是政績,保護環境同樣也是硬邦邦的政績。

環顧四周,三面是溪,清水淙淙,石橋、古樹、白牆、黑瓦,勾勒出一幅水鄉詩畫。「現在啊,污水有了家,垃圾分類效益大,室內現代化,室外四季開鮮花,家家戶戶美如畫,溪溝清澈有魚蝦。」周忠蓮笑道。

苦盡甘來。「由於全國環保整治力度不斷加大,我們的訂單越來越多了,企業經濟效益芝麻開花節節高!」副總經理蔣奇笑得合不攏嘴,「老闆請我們全體員工出國旅遊。」

這裏,泠泠流淌的溪水清澈見底,惹得你想掬捧喝上一口;這裏,清冽的空氣被花草的芬芳浸透,誘得你想敞開胸腔來個深呼吸……

瞄準綠色新目標,一錘接着一錘敲。

從諸暨的「楓橋經驗」,到舟山的「網格化管理、組團式服務」,從溫州的「綜治八大員」,到武義的「村務監督委員會」……浙江各地積極探索基層治理、社會管理好辦法。

——抓優化服務。全國行政審批制度改革,起源於浙江。2016年底,為解決企業和群眾到政府部門辦事難問題,浙江啟動「最多跑一次」改革,讓數據和幹部多跑路,讓群眾和企業少跑腿。目前,浙江已經實現省市縣三級「最多跑一次」事項100%全覆蓋。第三方調查顯示,「最多跑一次」實現率達90.6%,改革滿意率達96.5%。

「讓子孫後代享受更多的生態之美、生活之美、生命之美。今日之浙江,高質量發展的特徵越來越明顯!」浙江省委書記車俊表示。

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讓幹部在幹事中成長,浙江常抓不懈。

「我們的傳統鉛蓄電池業務板塊不斷升級,新能源鋰電池、汽車起動啟停電池、儲能電池等新興業務板塊加快發展。我們還將推出兩種新型的高端電池。」天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天任信心滿滿。

作為市場經濟先發省份,浙江較早遭遇「成長的煩惱」,生態環境一度面臨較大壓力。2003年,時任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經過深入調研和思考,提出了「八八戰略」這一引領浙江發展的總綱領。其中重要一條就是:「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

——千村示範,萬村整治,一個個村莊面貌一新。

看到眼前的情景,讓人難以想象,上世紀90年代余村是這樣一番模樣:「石頭經濟」十分紅火,炸山開礦,建水泥廠,塵土飛揚。

在長興縣,鉛蓄電池產業曾經一哄而上,2004年時企業數量達到175家,污染嚴重。通過淘汰、兼并、重組,目前企業減少到16家,布局園區化,企業規模化,工藝自動化,廠區生態化,產值和稅收翻了好幾番。

今年6月5日,聯合國「世界環境日」全球主場活動在杭州舉辦,生態文明建設、綠色發展的中國方案及浙江樣本,舉世矚目。淳安縣下姜村從「窮臟差」變為「綠富美」等生動範例,贏得廣泛讚譽。

黨風政風清清爽爽,人與人和諧相處,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形成了良性循環,促進了高質量發展。

根據「八八戰略」的總體部署,浙江省委提出「騰籠換鳥,鳳凰涅槃」,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這些年來,儘管國際經濟形勢複雜多變、經濟發展面臨嚴峻挑戰,浙江始終沒有降低環境保護的「硬杠杠」,沒有放鬆節能減排的「緊箍」。困境中更要咬定轉型升級,成為浙江堅定不移的追求。

來到桐廬縣江南鎮環溪村,展示欄上一張張呈現以前情景的舊照片,惹人注目。「污水靠蒸發,垃圾靠風刮,室內現代化,室外髒亂差,溪溝就是垃圾污水的家。」村主任周忠蓮快人快語,「這段順口溜,就是村莊的過去。」

寧波市生態環境局奉化分局把企業、環評公司等請來,參加「生態環境議事廳」活動,面對面打開天窗說亮話。「這以後,環評公司再也不說『環保局有人』了。環評費用一下子下降了六七成,企業負擔大大減輕。」奉化氣動工業協會會長曹建波興奮地對記者說,「治理設備和運營的費用也大幅降低,企業治污積極性主動性明顯增強。」

壯士斷腕,逼出了企業管理水平提升——

「這十幾年時間里,湖州沒有左顧右盼,始終把『保護優先』挺在前面,佔了高質量發展的先機。」太湖國家旅遊度假區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東民感慨,「如果還是像以前那樣粗放發展,這些年得到的那點利益,必定又會還給環境,得不償失!」

綠色發展,知易行難,往往需要捨棄眼前的、局部的誘人利益。浙江人何以能保持定力、忍受「寂寞」?

原標題: 繪就之江新畫卷(長三角見證高質量發展·浙江篇(上))

現在,圖影終於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太湖龍之夢樂園。這個規模驚人的樂園佔地面積約1.2萬畝,入選全國優秀旅遊項目、「十三五」浙江重大建設項目。太湖古鎮、動物世界、星級酒店群等陸續建成。一對對新人在廢棄礦坑改造成的水塘景觀邊拍婚紗照,定格幸福瞬間。

巨變的秘訣就是「五水共治」!黨的十八大把生態文明建設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浙江省委將「千萬工程」又往前推進一步,打響「五水共治」戰役。時任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有個形象的比喻:「五水共治」好比五個手指頭,既豎起治污水這個「大拇指」,從群眾深惡痛絕的污水治理抓起,也把防洪水、排澇水、保供水、抓節水捏成「拳頭」,集中整治。

正是「千村示範、萬村整治」工程持續實施,久久為功,使得一個又一個村莊舊貌換新顏。

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曾經經受考驗,對「舍與得」「快與慢」的辯證法,有着深切體會。

——抓實幹為民。被稱為「書記夜考會」的全省縣(市、區)委書記工作交流視頻會,從2013年開始每季度開一次。選晚上的時間,憑實績挑10位縣委書記「上擂台」,比成績、講方法、提目標。盯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儘管每次會議主題不同,但多年來核心則是一個:「實幹」。

「生態資源是最寶貴的資源,不要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推動經濟增長,這樣的經濟增長不是發展。」「剛才你們講了,要下決心停掉礦山,這些都是高明之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2005年8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到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調研,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浙江,自此越發堅定地走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路。

在浙江各地採訪,記者看到,村裡僅幾平方米的水邊,往往也立着一塊「小微水體管理公示牌」,寫着鎮級、村級負責人及「河小二」的姓名和電話。老百姓發現問題,一個電話就可以打過去。在很多大城市尚未推開的垃圾分類,如今在浙江農村非常普遍……

——保衛藍天,發力攻堅,一個個城市「氣質」提升。

今年4月,杭州錢塘新區掛牌成立。蕭山區的大江東產業集聚區和江干區的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合二為一。

——五水共治,消除黑臭,一條條江河碧水長流。

一任接着一任干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翠竹綠林連綿起伏,清澈小溪潺潺流淌,道路上口音各異的遊人絡繹不絕。這裏,就是安吉縣余村。

於是,這個地處太湖南岸,三面環山、一面臨湖、腹擁圖影濕地的黃金寶地,長期「留白」。持續復綠廢棄礦山,修復保護濕地,水質由以往的劣五類大幅度提升,穩定在三類水以上。

錨定「綠色浙江」目標,歷屆省委、省政府一任接着一任干,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綠色接力棒,一棒一棒傳。

原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內有家輪胎生產企業,產值達數百億元,稅收達10億元,排放符合國家標準,但橡膠生產有異味。錢塘江對岸的原大江東產業集聚區,面積較大、居民較少,這個稅收大戶能不能搬到大江東去?

2018年9月,「千萬工程」榮獲聯合國「地球衛士獎」。此前,安吉縣成為我國首個獲得聯合國人居獎的縣級城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把「環境可持續發展獎」授予長興縣……浙江人呵護家園的努力,得到世界的高度讚許。

近幾年來,浙江持續提升綠色標準,抬高環保門檻,深化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改革,執法力度保持全國領先。鐵腕整治,帶來鳳凰涅槃!

「我們用的是『豪華配置』!投入4000萬元安裝了煙氣加熱系統,消除水蒸氣導致的白色『視覺污染』。」電廠「安健環部」主任錢曉峰倍感自豪。

「最多跑一次」如何再深化、再創新?去年底,浙江提出「跑一次是底線,一次不用跑是常態,跑多次是例外」的新目標。「最多跑一次」改革成為先進經驗,「跑」向全國各地。

如今,浙江全省「顏值」和「氣質」不斷提升,與此同時,經濟「體格」和「體質」越來越好。以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特徵的「三新經濟」,已佔全省GDP近1/4。浙江省全域旅遊產業年增加值達到近4400億元,佔全省GDP的比重達到7.8%。

嘉興港區的浙江佳潤新材料有限公司,曾經「臭」名遠揚,如今卻變成了「香餑餑」。因生產過程中散發惡臭,佳潤公司2015年被港區環保局停產整改。公司投入近800萬元,推進廢氣治理「五全」:全密閉、全加蓋、全收集、全處理、全監管。

位於平湖市乍浦鎮的浙能嘉華髮電有限公司,是全國最大、機組最多的超低排放燃煤電廠之一。抬頭望去,4個高達240米的煙囪正在排出煙氣,但看不到煙塵,也看不到水蒸氣。

——抓基層治理。11名保潔人員,每個人一年的工資漲到3萬元——最近,寧海縣桃源鎮下橋村召開村民代表大會,34名代表全部簽字同意,通過了這一事項。「建設美麗鄉村,對村裡保潔人員的要求越來越高,工資得提一提了。」村黨支部書記兼村主任陳冬娥樂呵呵地說,「按照『36條』規定,這必須經過村民代表大會同意呢。」

近年來,浙江下大力氣打好藍天保衛戰。去年,全省設區城市PM2.5平均濃度下降至34微克/立方米,優良天數比率增加到85.3%,空氣質量在長三角區域率先達標;全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排名前20位里,舟山、麗水、台州、溫州、衢州入圍,數量在全國各省份中最多。

寧海縣2014年在全國率先推出村級小微權力清單36條,強化基層公權力監督,為鄉村治理「立規矩」。「『36條』明確要求,對村莊10方面集體事項,嚴格按照『五議決策法』操作,經村黨組織提議、三委會商議、黨員會議審議、村民代表會議決議、群眾評議,最大程度保障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縣紀委常委、監委委員葛知宙說。

這裏,就是浙江!從杭嘉湖平原到甌江兩岸,從東海之濱到浙西山麓,這綠水青山,是大自然的厚愛,更是浙江人接續奮鬥的結果。

余村已經是國家4A級景區,正在申報5A級景區。村裡剩下的幾家竹製品加工等工業企業,今年將全部搬遷,騰出地方建旅遊服務中心。

「太湖美,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遠處煙波浩渺,近處波光粼粼,四周遊人如織……湖州市南太湖,生態旅遊產業紅紅火火。

行走浙江大地,記者深切感到,政治生態清明,幹部隊伍清廉,是自然生態清麗的重要保障。

轉型升級不動搖綠水青山變成了金山銀山紅色的楓葉鮮艷奪目,翠綠的蘆葦昂首挺立,黑天鵝在湖面嬉戲覓食。圖影濕地,美如圖畫。

由「賣石頭」轉為「賣風景」,余村人的「綠色變奏曲」漸入佳境。

提高標準,推進了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抓效能建設。早在2004年,浙江就制定了「效能建設『四條禁令』」:嚴禁擅離崗位,嚴禁網上聊天炒股,嚴禁午餐飲酒,嚴禁在辦事中接受當事人宴請和禮品禮金。之後,進一步規範機關幹部行為,在全省鄉鎮以上各級機關和有行政管理職能單位開展「整風」,強化監督機制,嚴格考核獎懲。

今日关键词:李佳琦直播再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