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运行-中美贸易摩擦演变是2018—2019年影响最大的外部变量-海南新闻在线

  • 时间:

清凤赔偿清风赔偿

總體上,下半年宏觀總需求層面仍將穩中趨降,其間高波動率的產生將主要來自於貿易摩擦和美聯儲政策動向與市場預期的落差,以及內部信用風險演變和逆周期調控政策力度的變化。短期而言,科創板首批公司上市和美聯儲降息預期若兌現,對市場情緒或有脈衝式提振,但周期驅動因子邊際下行將制約其脈衝幅度。 (作者單位:中財期貨)

中美貿易摩擦演變是2018—2019年影響最大的外部變量,其間談判之路波折反覆,不確定性貫穿始終,進而帶來市場情緒的屢次翻轉。但相比2018年,2019年貿易摩擦影響力度逐級下降,內部而言,貿易摩擦從未知變量轉變為已知變量,對沖平滑力度隨勢調整,以維護經濟強韌性預期,上半年GDP增速6.3%,季度降幅0.2個百分點,內需平穩有利於降溫中美貿易摩擦的過度悲觀預期。外部而言,1—6月中美貿易順差高於去年同期值,雖然1—6月中國對美國出口增速下降約8%,但同期中國進口美國商品增速下降更為顯著,高達30%,中美貿易摩擦並未改善美國貿易逆差。與此同時,美國經濟開始見頂回落,美國ISM製造業PMI上半年快速下行,目前處在10年來PMI運行中樞下方,而貿易摩擦和經濟下行壓力即將驅動美聯儲進入降息周期。綜合評估內外部變化,預計中美貿易變量為可控變量,考慮到中國談判底線中有全面取消加征關稅要求,以及美國方面的極限施壓策略,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仍將大概率波折反覆,成為市場風險偏好的外部影響因素。

6月29日中美元首會晤后,中美貿易摩擦前景從悲觀回到中性狀態,符合此前市場多數派預期。但貿易談判中性預期兌現后,市場重新聚焦于談判結果的不確定性及再度反轉的可能性,因此市場情緒短暫修復后並未帶來風險偏好的持續回升,股債商表現仍處在內外部變量博弈的糾結中。

相比外部變量的高波動性,內部變量波動相對溫和。GDP分項投資和消費增速穩中略降,但內部結構分化顯著,投資分項中房地產(000736)增速高位運行,基建和製造業則在3%低位運行,在財政預算強監管和強約束下,基建投資並未出現此前幾輪積極財政下的快速脈衝態勢。預計下半年穩增長力量中,房地產邊際向下,基建邊際向上;消費分項中耐用消費品增長持續性較弱,「國五」車輛促銷清庫對汽車消費的提振為短期效應。趨勢運行上,內外需均處於景氣度低迷階段,但內需強於外需,為國內經濟強韌性預期的主要支撐,內需的支撐來自於國內積極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但在剛兌破局和加快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的背景下,疏通寬信用的傳導渠道或是下半年政策着力點,若美聯儲正式進入降息周期,考慮到國內因豬價驅動的通脹壓力,國內進行結構化降息可能性偏強,其中基準貸款利率或逐漸向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並軌,目前兩者利差約60BP。

今日关键词:古力娜扎取关张翰